当前位置: 零商网 >铸造和锻压 >新闻中心
石头太硬又不准放炮 就用这种方法开采石头太硬又不准放炮 就用这种方法开采
更新时间:2019-09-17 22:13:26      资讯中心发布人:中德科工机械制造有限公司
  • 新价格: ¥7980
  • 更新时间: 2019-09-17 22:13:26
  • 发货地: 山西省,太原市,小店区
  • 发货期限: 24小时之内发货
  • 运费说明: 包送
  • 供货总量: 99
  • 郭经理
    扫一扫
    扫一扫,用手机访问更方便
    石头太硬又不准放炮 就用这种方法开采石头太硬又不准放炮 就用这种方法开采,价格:电议,起订量:不限,联系人:郭经理,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208国道东蒲村东蒲路一号,以上石头太硬又不准放炮 就用这种方法开采石头太硬又不准放炮 就用这种方法开采信息是由零商网推荐为您提供.







            

       愚公斧劈裂棒主要适用于各种坚硬岩石的无声开采,花岗岩,火山岩,石英岩、玄武岩,石英斑岩、硅质片岩,砂岩,石灰岩、大理岩、白云岩、黄铁矿等坚硬岩石的破裂。
       愚公斧劈裂棒由一条油缸,6-8个活塞,多个密封件,多根高压油管几大部件组成。分为一根进油管,一根回油管。进油时液压劈裂棒的活塞会伸出,这就是一个工作过程,也就是岩石破裂的时间。它的动力源是由液压动力站通过油管传输液压油,可达到120mp,理论分裂力2500-6000t,一个动力站 可高配6根。

       愚公斧劈裂棒的整个工作过程都是依赖超高压油站。 120mp以属于超高压序列,对于各个部件之间的密封性必须高标准。所生产的超高压油站,其核心部件都是采取进口装置。真正达到零故障。在油站设计过程中我们自主研发一项智能化装置,当压力达到120mp时,电机会停止转动,油泵会停止工作,整个油站处于保压状态。这种装置有几大好处,1可以延长液压油站使用寿命。2可以让压力各加稳定精确。3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节省了相当一部分时间。

       愚公斧劈裂棒的工作时效高:工作时间短,就是活塞从油缸伸出的时间。在1分钟之间方可达到分裂岩石的明显效果。首先将劈裂棒放入打好孔内,务必保证活塞全部放入。启动电源,换动手动换向阀至蓝色油管,开始进油,活塞开始伸出,在孔内产生向临空面方向的推力,岩石表面会出现分裂纹路。液压油表显示液压达到120mp时,液压站停止工作,处于保压状态,意味着工作以完成。只要换动手动阀黑色油管,活塞收缩,人工提出。 依次重复,操作简单,方便易学。


       愚公斧劈裂棒适用于各种坚硬岩石的无声开采,花岗岩,火山岩,石英岩、玄武岩,石英斑岩、硅质片岩,砂岩、石灰岩、大理岩、白云岩、黄铁矿等。大方量石方无声开采,破碎锤打不动,膨胀剂分不开,速度慢,液压开石棒是明智的选择。 

       愚公斧劈裂棒的特点:
       1、基本上可代替传统的zhayao 施工,施工成本低。
       2、完全无震动、无石头飞溅现象,安全环保。

    崔篆平反

    未知佚名

      崔篆,汉人也,为郡守,时王莽改制,爪牙遍及各地,严刑峻法,杀戮无辜。篆所至之囚系满狱。篆垂涕曰:“嗟乎,刑法酷烈,乃至于斯!此皆何罪!”遂为之平反,所出二千余人。吏叩头谏曰:“君诚仁者,然今独君为君子,将有悔乎?”篆曰:“吾无悔,纵杀吾而赎二千人,何悔之有?”吏默然无以应。
     

    译文及注释

    译文
      崔篆是汉族人,当时担任郡守,那时是王莽改制的时候,他的党羽遍及各个地方,用严厉的刑法杀害许多无罪的人。崔篆在他所在的县看到牢狱人满为患。忍不住流泪叹道:“唉,刑罚法律残酷凶狠,竟到了这种地步!这些人都是什么罪!”(崔篆)于是为他们平反,放出来两千多人。他的僚属们都十分害怕,纷纷叩头求他说:“你确实是仁慈的人,然而如今只有你是仁德的人,恐怕要后悔吧?”。崔篆慨然,说:“如果杀了我一人而能救出2000多人,这是我的心愿啊!我有什么可后悔的呢?”僚属们沉默不知如何回应。


    王莽改制:指王莽篡权,该汉朝为新朝。
    斯:这;这种地步。
    峻:苛刻。
    辜:罪。
    系:关押。
    垂:掉下。
    涕:泪。
    谏:婉言相劝。
    无以:没什么用来。
    及:到,至
    吏:僚属▲

    有用(28)没用(17)纠错

    本节内容整理自网络(或由匿名网友上传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站务邮箱:service@gushiwen.org

      魏公子无忌者,魏昭王少子而魏安釐王异母弟也。昭王薨,安釐王即位,封公子为信陵君。是时范睢亡魏相秦,以怨魏齐故,秦兵围大梁,破魏华阳下军,走芒卯。魏王及公子患之。公子为人仁而下士,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,不敢以其富贵骄士。士以此方数千里争往归之,致食客三千人。当是时,诸侯以公子贤,多客,不敢加兵谋魏十馀年。

      公子与魏王博,而北境传举烽,言“赵寇至,且入界”。魏王释博,欲召大臣谋。公子止王曰:“赵王田猎耳,非为寇也。”复博如故。王恐,心不在博。居顷,复从北方来传言曰:“赵王猎耳,非为寇也。”魏王大惊,曰:“公子何以知之?”公子曰:“臣之客有能深得赵王阴事者,赵王所为,客辄以报臣,臣以此知之。”是后魏王畏公子之贤能,不敢任公子以国政。魏有隐士曰侯嬴,年七十,家贫,为大梁夷门监者。公子闻之,往请,欲厚遗之。不肯受,曰:“臣脩身洁行数十年,终不以监门困故而受公子财。”公子于是乃置酒大会宾客。坐定,公子从车骑,虚左,自迎夷门侯生。侯生摄敝衣冠,直上载公子上坐,不让,欲以观公子。公子执辔愈恭。侯生又谓公子曰:“臣有客在市屠中,愿枉车骑过之。”公子引车入巿,侯生下见其客朱亥,俾倪,故久立与其客语,微察公子。公子颜色愈和。当是时,魏将相宗室宾客满堂,待公子举酒。巿人皆观公子执辔。从骑皆窃骂侯生。侯生视公子色终不变,乃谢客就车。至家,公子引侯生坐上坐,遍赞宾客,宾客皆惊。酒酣,公子起,为寿侯生前。

      侯生因谓公子曰:“今日嬴之为公子亦足矣。嬴乃夷门抱关者也,而公子亲枉车骑,自迎嬴于众人广坐之中,不宜有所过,今公子故过之。然嬴欲就公子之名,故久立公子车骑巿中,过客以观公子,公子愈恭。巿人皆以嬴为小人,而以公子为长者能下士也。”于是罢酒,侯生遂为上客。侯生谓公子曰:“臣所过屠者朱亥,此子贤者,世莫能知,故隐屠间耳。”公子往数请之,朱亥故不复谢,公子怪之。

      魏安釐王二十年,秦昭王已破赵长平军,又进兵围邯郸。公子姊为赵惠文王弟平原君夫人,数遗魏王及公子书,请救于魏。魏王使将军晋鄙将十万众救赵。秦王使使者告魏王曰:“吾攻赵旦暮且下,而诸侯敢救者,已拔赵,必移兵先击之。”魏王恐,使人止晋鄙,留军壁邺,名为救赵,实持两端以观望。平原君使者冠盖相属于魏,让魏公子曰:“胜所以自附为婚姻者,以公子之高义,为能急人之困。今邯郸旦暮降秦而魏救不至,安在公子能急人之困也!且公子纵轻胜,弃之降秦,独不怜公子姊邪?”公子患之,数请魏王,及宾客辩士说王万端。魏王畏秦,终不听公子。公子自度终不能得之于王,计不独生而令赵亡,乃请宾客,约车骑百馀乘,欲以客往赴秦军,与赵俱死。

      行过夷门,见侯生,具告所以欲死秦军状。辞决而行,侯生曰:“公子勉之矣,老臣不能从。”公子行数里,心不快,曰:“吾所以待侯生者备矣,天下莫不闻,今吾且死而侯生曾无一言半辞送我,我岂有所失哉?”复引车还,问侯生。侯生笑曰:“臣固知公子之还也。”曰:“公子喜士,名闻天下。今有难,无他端而欲赴秦军,譬若以肉投馁虎,何功之有哉?尚安事客?然公子遇臣厚,公子往而臣不送,以是知公子恨之复返也。”公子再拜,因问。侯生乃屏人间语,曰:“嬴闻晋鄙之兵符常在王卧内,而如姬幸,出入王卧内,力能窃之。嬴闻如姬父为人所杀,如姬资之三年,自王以下欲求报其父仇,莫能得。如姬为公子泣,公子使客斩其仇头,敬进如姬。如姬之欲为公子死,无所辞,顾未有路耳。公子诚一开口请如姬,如姬必许诺,则得虎符夺晋鄙军,北救赵而西却秦,此五霸之伐也。”公子从其计,请如姬。如姬果盗晋鄙兵符与公子。公子行,侯生曰:“将在外,主令有所不受,以便 。公子即合符,而晋鄙不授公子兵而复请之,事必危矣。臣客屠者朱亥可与俱,此人力士。晋鄙听,大善;不听,可使击之。”于是公子泣。侯生曰:“公子畏死邪?何泣也?”公子曰:“晋鄙嚄唶宿将,往恐不听,必当杀之,是以泣耳,岂畏死哉?”于是公子请朱亥。朱亥笑曰:“臣乃市井鼓刀屠者,而公子亲数存之,所以不报谢者,以为小礼无所用。今公子有急,此乃臣效命之秋也。”遂与公子俱。公子过谢侯生。侯生曰:“臣宜从,老不能。请数公子行日,以至晋鄙军之日,北乡自刭,以送公子。”公子遂行。

      至邺,矫魏王令代晋鄙。晋鄙合符,疑之,举手视公子曰:“今吾拥十万之众,屯于境上,国之重任,今单车来代之,何如哉?”欲无听。朱亥袖四十斤铁椎,椎杀晋鄙,公子遂将晋鄙军。勒兵下令军中曰:“父子俱在军中,父归;兄弟俱在军中,兄归;独子无兄弟,归养。”得选兵八万人,进兵击秦军。秦军解去,遂救邯郸,存赵。赵王及平原君自迎公子于界,平原君负韊矢为公子先引。赵王再拜曰:“自古贤人未有及公子者也。”当此之时,平原君不敢自比于人。公子与侯生决,至军,侯生果北乡自刭。

      魏王怒公子之盗其兵符,矫杀晋鄙,公子亦自知也。已却秦存赵,使将将其军归魏,而公子独与客留赵。赵孝成王德公子之矫夺晋鄙兵而存赵,乃与平原君计,以五城封公子。公子闻之,意骄矜而有自功之色。客有说公子曰:“物有不可忘,或有不可不忘。夫人有德于公子,公子不可忘也;公子有德于人,愿公子忘之也。且矫魏王令,夺晋鄙兵以救赵,于赵则有功矣,于魏则未为忠臣也。公子乃自骄而功之,窃为公子不取也。”于是公子立自责,似若无所容者。赵王埽除自迎,执主人之礼,引公子就西阶。公子侧行辞让,从东阶上。自言罪过,以负于魏,无功于赵。赵王侍酒至暮,口不忍献五城,以公子退让也。公子竟留赵。赵王以鄗为公子汤沐邑,魏亦复以信陵奉公子。公子留赵。公子闻赵有处士毛公藏于博徒,薛公藏于卖浆家,公子欲见两人,两人自匿不肯见公子。公子闻所在,乃间步往从此两人游,甚欢。平原君闻之,谓其夫人曰:“始吾闻夫人弟公子天下无双,今吾闻之,乃妄从博徒卖浆者游,公子妄人耳。”夫人以告公子。公子乃谢夫人去,曰:“始吾闻平原君贤,故负魏王而救赵,以称平原君。平原君之游,徒豪举耳,不求士也。无忌自在大梁时,常闻此两人贤,至赵,恐不得见。以无忌从之游,尚恐其不我欲也,今平原君乃以为羞,其不足从游。”乃装为去。夫人具以语平原君。平原君乃免冠谢,固留公子。平原君门下闻之,半去平原君归公子,天下士复往归公子,公子倾平原君客。公子留赵十年不归。秦闻公子在赵,日夜出兵东伐魏。魏王患之,使使往请公子。公子恐其怒之,乃诫门下:“有敢为魏王使通者,死。”宾客皆背魏之赵,莫敢劝公子归。毛公、薛公两人往见公子曰:“公子所以重于赵,名闻诸侯者,徒以有魏也。今秦攻魏,魏急而公子不恤,使秦破大梁而夷先王之宗庙,公子当何面目立天下乎?”语未及卒,公子立变色,告车趣驾归救魏。魏王见公子,相与泣,而以上将军印授公子,公子遂将。魏安釐王三十年,公子使使遍告诸侯。诸侯闻公子将,各遣将将兵救魏。公子率五国之兵破秦军于河外,走蒙骜。遂乘胜逐秦军至函谷关,抑秦兵,秦兵不敢出。当是时,公子威振天下,诸侯之客进兵法,公子皆名之,故世俗称魏公子兵法。秦王患之,乃行金万斤于魏,求晋鄙客,令毁公子于魏王曰:“公子亡在外十年矣,今为魏将,诸侯将皆属,诸侯徒闻魏公子,不闻魏王。公子亦欲因此时定南面而王,诸侯畏公子之威,方欲共立之。”秦数使反间,伪贺公子得立为魏王未也。魏王日闻其毁,不能不信,后果使人代公子将。公子自知再以毁废,乃谢病不朝,与宾客为长夜饮,饮醇酒,多近妇女。日夜为乐饮者四岁,竟病酒而卒。其岁,魏安釐王亦薨。秦闻公子死,使蒙骜攻魏,拔二十城,初置东郡。其后秦稍蚕食魏,十八岁而虏魏王,屠大梁。

      高祖始微少时,数闻公子贤。及即天子位,每过大梁,常祠公子。高祖十二年,从击黥布还,为公子置守冢五家,世世岁以四时奉祠公子。

      太史公曰:吾过大梁之墟,求问其所谓夷门。夷门者,城之东门也。天下诸公子亦有喜士者矣,然信陵君之接岩穴隐者,不耻下交,有以也。名冠诸侯,不虚耳。高祖每过之而令民奉祠不绝也。

     


    所谓一机多用,就是让挖掘机成为一部搭载不同属具(液压凿岩机、潜孔钻、切削钻、劈裂机等)的平台,使之胜任多种工矿。尤其是一些土方量不大的市政施工,对于短时、钻孔等工况,如果租用设备会施工成本,而利用挖掘机搭载多种属具就可以承揽下整套的工程,收益会大幅度。

      首先将液压劈裂棒放入180孔内,务必保证全部放入。启动电源,换动手动换向阀至蓝色油管,开始进油,开始伸出,在孔内产生向临空面方向的推力,岩石表面会出现纹路。

      液压油表显示液压达到120mpa时,液压站停止工作,处于保压状态,意味着工作以完成。只要换动手动阀黑色油管,收缩,人工提出。依次重复,操作简单,方便易学。液压劈裂棒操作:1向油站加入抗磨液压油,需加满。

      液压油站下方有游标,参照游标即可。2需接好三相四线380v。电机需正传,顺时针方向。3将高压油管与劈裂棒相连接,油管颜色可分黑色,黄色,黄管高压,黑管低压。4打孔钻机,180孔,孔深浅12。能深不能浅5棒距100,与临空面距离100.这是针对花岗岩开采。

        根据岩石岩质而定。180液压劈裂棒主要适用于各种岩石的无声开采,花岗岩,火山岩,石英岩、玄武岩,石英岩、硅质片岩,砂岩、石灰岩、大理岩、白云岩、黄铁矿等。中大型石材场的无开采石材,用180大型劈裂棒劈裂,可体积更大的石块。

    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

    先秦孟子及其弟子

      舜发于畎亩之中,傅说举于版筑之间,胶鬲举于鱼盐之中,管夷吾举于士,孙叔敖举于海,百里奚举于市。

      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(是人 一作:斯人)

      人恒过,然后能改;困于心,衡于虑,而后作;征于色,发于声,而后喻。入则无法家拂士,出则 国外患者,国恒亡。

      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。

    译文及注释

    译文
      舜从田野耕作之中被起用,傅说从筑墙的劳作之中被起用,胶鬲从贩鱼卖盐中被起用,管夷吾被从狱官手里救出来并受到任用,孙叔敖从海滨隐居的地方被起用,百里奚被从奴隶市场里赎买回来并被起用。

      所以上天要把重任降临在某人的身上,必定要先磨练其人心志,以饥饿和困乏考验其人身形,扰乱其人业已开始的行动,目的就是要用上述这些艰难困苦来触动其人之心灵,坚韧其人之性格,增加其人原本没有的能力。

      人常常犯错,然后才能改正;心内心忧困,思想阻塞,然后才能奋起;心绪显露在脸色上,表达在声音中,然后才能被人了解。一个 ,在内如果没有坚守法度的大臣和足以辅佐君王的贤士,在外没有与之匹敌的邻国和来自外国的祸患,就常常会有覆灭的危险。

      这样,就知道忧愁患害足以使人生存,安逸享乐足以使人灭亡的道理了。


    液压柱塞式劈裂棒是一种新替劈岩装置。劈裂器机体(缸体)上布置有15-20个类似于千斤顶小。工作时,将劈裂器安预先钻好孔内,当向劈裂器提供120-150MP超高压力时,伸直接对孔壁产生作力,从而使岩石延布孔方向劈裂开,达到,无振动,破岩。

    大道之行也

    先秦佚名

      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,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。故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,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矜、寡、孤、独、废疾者皆有所养,男有分,女有归。货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,故外户而不闭,是谓大同。(矜 同:鳏)

    译文及注释

    译文
      在大道施行的时候,天下是人们所共有的,把品德高尚的人、能干的人选拔出来,讲求诚信,培养和睦(气氛)。所以人们不单奉养自己的父母,不单抚育自己的子女,要使老年人能终其天年,中年人能为社会效力,幼童能顺利地成长,使老而无妻的人、老而无夫的人、幼年丧父的孩子、老而无子的人、残疾人都能得到供养。男子有职务,女子有归宿。对于财货,人们憎恨把它扔在地上的行为,却不一定要自己私藏;人们都愿意为公众之事竭尽全力,而不一定为自己谋私利。因此奸邪之谋不会发生,盗窃、造反和害人的事情不发生。所以大门都不用关上了,这叫做理想社会。


    愚公斧劈裂棒有着传统的优势和精良制造工艺,适应各种恶劣工况,愚公斧劈裂棒(又名分分棒或劈石机),主要由油缸、活塞杆、控制阀、输油管、楔块等组成,安装在挖掘机上,以挖掘机自带液压系统作为驱动源,仅需24MPa(240kg/cm2)的压力就能产生吨力(目前国内一经过市场检验达到这个参数的设备),据破坏性试验数据显示:在莫氏硬度大于7的岩石上,劈裂机的拆除效率是破碎锤的5倍以上。现代建筑基坑中的岩石破碎,面临着不能放炮、岩石太硬、破碎锤效率低的难题,采用钻孔机、大型岩石劈裂机与破碎锤联合作业是好的解决方案,也是节省成本、提高作业效率的好设备组合。一个大型的土石方工程采用这种联合作业方式,获利将增加10倍以上。这种作业方式现已强势进入工程破拆领域,是节省成本、提高作业效率的设备

    三峡

    南北朝郦道元

      自三峡七百里中,两岸连山,略无阙处。重岩叠嶂,隐天蔽日。自非亭午夜分,不见曦月。(阙 通:缺;重岩 一作:重峦)

      至于夏水襄陵,沿溯阻绝。或王命急宣,有时朝发白帝,暮到江陵,其间千二百里,虽乘奔御风,不以疾也。(溯 同:泝;暮到 一作:暮至)

      春冬之时,则素湍绿潭,回清倒影。绝巘多生怪柏,悬泉瀑布,飞漱其间,清荣峻茂,良多趣味。(巘 一作:山献)

      每至晴初霜旦,林寒涧肃,常有高猿长啸,属引凄异,空谷传响,哀转久绝。故渔者歌曰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”

    译文及注释
      在三峡七百里之间,两岸都是连绵的高山,完全没有中断的地方。悬崖峭壁重峦叠嶂,遮挡了天空和太阳。如果不是正午半夜,连太阳和月亮都无法看见。

      等到夏天江水漫上山陵的时候,上行和下行船只的航路都被阻断,无法通行。有时皇帝的命令要紧急传达,这时只要早晨从白帝城出发,傍晚就到了江陵,这中间有一千二百里,即使骑上飞奔的快马,也不如船快。

      等到春天和冬天的时候,就可以看见白色的急流,回旋着清波,碧绿的潭水倒映出山石林木的影子。极高的山峰上生长着许多奇形怪状的松柏,山峰间悬泉瀑布飞流冲荡。水清,树荣,山峻,草盛,确实趣味无穷。

      每逢初晴的日子或者下霜的早晨,树林和山涧就显出一片清凉和寂静,常常有猿猴在高处拉长声音鸣叫,声音持续不断,显得非常悲惨凄凉,在空荡的山谷里传来猿叫的回声悲哀婉转,很久才消失。所以三峡中渔民的歌谣唱道:“巴东三峡之中巫峡长,猿猴鸣叫几声凄凉得令人眼泪满衣裳。”


    相关新闻资讯

    技术支持:零商网

    首页

    交谈

    商家电话